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史海遗恨:难奈的初恋

时间:2019-09-14 08:13: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有人说:“初恋,是一杯美酒,醇香浓郁,回味无穷。”
我没有初恋,即使有,也是难奈、苦涩、不堪回首的。
“姻缘皆为前世定,月下老人牵线忙。”这是一种迷信说法。连生死都非天定,又何尝是姻缘呢?即使确有月老成姻一说,月老的红线,也是乱抛一气。要不,为什么有那么多夫妻,聚而复散、婚而又离呢?我曾有一段,似婚姻而又非婚姻的相遇,可能是月老未曾睡醒,眯着眼抛出来的红绳拴就的吧。因为拴得不牢,不久就分离了。
一九六二年,我已是高师四年级的学生。论年龄,已达二十五周岁。像我这么大的岁数,绝大部分人,已经拖儿抱女了。我的一位同班同学,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而我,却仍是光杆司令,正应了“无妻心无挂,无子一身轻”那句话。我是个书迷,又是头蠢牛,婚姻一事,根本就没有排在议事日程上。再者,我虽然自知甚丑,如果找对象,也不想低就。话虽这么说,其实,纵然眼高,具体处理起来,很可能是手低,能达到人才可以、品德不错、有能糊口的一技之长,就算不错了。我未找对象,并不在于要求过高,而是不想过早地找,以免影响埋头研究学问。
我的母亲,于一九五八年早逝,父亲一人过着孤独的生活。无母之子,父尽母职。父亲已六十有余,对我的迟迟未婚,非常地着急。他常常来信催我,希望我尽快成婚,以了却他的一桩心事。我的回信,总是那两句话:“晚不了,等毕业以后再说吧。”
我们的临街,有个费大姐。她与大哥春生,与我的父亲,都很熟。她为人热情、开朗,喜欢助人。不知她戴的什么眼镜,却偏偏看中我这个丑小子,想把她的外甥女嫁给我。她的外甥女姓郝(讳真姓),小我三岁,是初中毕业生。那时的女孩子,能上下初中来的,已经不多见。论家庭,她的祖父是富农分子,她的父亲却是中学教师,应该看作不孬。要讲才貌,用她姨的话讲,是个女才子、人尖子。正因为这样,在选择对象时,她也常常眼高过顶,一般的条件,不放在她眼里。因此,她虽是二十三岁的老大姑娘了,至今却仍然待字闺中。像她这么大的农村姑娘,在那时,早已是两三个孩子的妈妈了。她的姨母费大姐,对她的婚事非常着急。因此,想将这根红绳,拴在我的身上。
父亲是一个老中医,他的妇科,在益都小有名气。我们兄妹三人中,已没有任何人去接他的班。对此,他感到很遗憾。前几年,他曾与我商量过,想为我找个聪明、漂亮的媳妇,放在家里,留在他的身边,亲手传她医术,让她媳承公爹业,做他的接班人。当时,我没有点头。这件事,父亲曾向费大姐讲过,她就暗暗存在了心里。春节前,费大姐领着郝女,以看病为名,让父亲过了目,而后告诉父亲她的想法。父亲一听,倒乐起来了,展开笑眉,捋着那八字胡,脆快地说:“闺女,没说的,我看行。让他们见见,我再劝劝——做老子的,可不能包办。”
郝女进我家的关,就这样轻而易举地闯过了。他们已经商量好,正月初六,让我们在费大姐家会面、相亲。
父亲是个老革命,他的一生很艰难,我非常崇拜他、尊敬他。对于他的主张,只要有七分同意,我将会十分尊从。父亲既然已应下约会时间,不管同意与否,我必须届时赴约。
这一年春早,初六这天,已给人一种风和日丽感觉。不用人相陪,我穿着平日服饰,按时来到费家。费大姐住两间东屋,迎门窗下,安放一套桌椅,靠北墙安放卧床。我叩门而入,费姐起身相迎。那位女孩子,侧身坐在北床上,头微颔,面目看不甚清,却给人一种长发披肩、穿着朴素、体态端庄的好感。大姐让我落座,对她的外甥微嗔说:“害什么羞,还不来见过二哥。”
那郝女倒还大方,轻盈地来到她姨母身边,不太自然地叫了声“二哥”,就为我们倒茶、送水。我轻轻地点下头,接过茶杯,小嘘一口,没说什么。趁她递茶机会,我曾瞟过她一眼。她的皮色并不白,椭圆面容,红润得姣美而自然。虽谈不上凤眼、柳眉,那一双大眼中,却有一股令人捉捕不到的光彩。脸上挂着笑意,也难掩深藏着的几分无奈和忧伤。可能,这是一般大龄未婚女孩子的通貌吧。
费大姐想打破僵局,微笑着对我轻责说:“看你个二弟,还大学生呢,这么不出头干啥。俗话说‘男大三,抱金砖’,以我看呀,你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就谈谈吧!”
她的话,的确打破了僵局。我微微一笑,风趣地说:“这倒不见得,再大的场面,我也经历过。今天情况却不一样。我自知奇丑无双,难登大雅之堂,再说多了,怕让人家笑话。”
其实,我来此的目的,并非想谈什么恋爱,只是了却父命而已。我本以为,那女孩会一恼生憎,自动打消这场无爱之恋。
“二哥开玩笑了。人家谁敢笑话你。”出乎我的意料,那个郝女,倒接过我的话茬,也是妙语连串“是不是真丑,暂且不论。古人曾说过,‘品貌才为先’,更何况,还有一种‘天下有丑女无丑男’的说法呢。也别把自己说得太扁了,那样做是在骗人。”
“咯,咯,咯……”外甥女的这套宏论,倒把费大姐惹笑了,“看这闺女,在你二哥面前,哪有你卖弄的墨水?也不害羞。”
听了姨的话,郝女顺从地低下头,自己却仍在偷笑。笑什么?可能是笑我把她看扁了。
“说得好,说得好。”我不得不佩服,这是个非同一般的女孩子,“我倒觉得,作为女孩子,‘貌不惊人才惊人’,也未尝不是可取之处。”
……
当天下午,费大姐硬要我去送郝女。我不好推辞,只得遵命。那时交通尚不方便,只能用自行车载着送她。这一路上,披晚霞,迎寒风,话虽说得不太多,却也拉了一些家常俚短,二人之间的隔距,倒是缩短了不少。我觉得,她的脾性,倒也温柔、依顺,颇有大家闺秀风范。从气质,到人才,她已经给我一种鹤立鸡群的良好印象。
闲话觉路短。日落西山时,我已将她送到村头,让她一人回村去。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仅似告别一般朋友,并没有失落感。然而,细一品味,似乎又觉得,与辞别一般朋友并非完全一样。她呢,临进村前,又转回身来,向我挥挥手,其用意,是从此两便呢,还是希望再见?我倒不想去做过多猜测。
这就是我与郝女的次相会。我对她的印象不错,却没有想娶她为妻,因为她没有可以用来糊口的一技之长——结了婚,她仅能做个家庭妇女,我不想找个大包袱背在身上,那会将我压趴的。
正月二十日,我返回学院,又一头钻进书山里,似乎将这件事忘却了。那时我的感觉是:

隔塘荷花纵艳丽,
亦不愿做折花人。

二月底,我突然收到郝女一封来信,父亲已将她接到卫生院里,正式收她做了徒弟,卫生院还每月发给她十五元钱生活费。她在信中说:
“……不管我俩之间是什么关系,能做老伯的徒弟,学个一技之长,我已经心满意足。老伯待我很好,如同对待自己女儿一样;教我医术也很有耐心,百问绝无一厌。不管你对我持什么态度,我将刻苦学习三年,等你三年,哪怕等到的是看着你结婚,我也绝不后悔,绝无怨言……”
郝女的信,写得同她的人一样,很坦率、很感人,是她心音的流露。父亲的做法,给我出了一道不知怎么运算的难题;郝女的态度,将我推上了哭笑不得的处境。老天爷呀,这不是儿戏吗?三年,三年后如果让她空等一场,纵使郝女不怨我,我又怎样面对世人?我想跳起来骂人。骂谁?骂父亲?不行,他并没有逼婚,只是收了个女弟子;骂郝女?也不行,人家为了学一技之长,即使空等也情愿。我只能骂自己:正月初六那天,我不该前去赴约、前去会面、又前去送了她。此时的我,已经被逼上进退两难的境地。待我静下心来,细细一想,这女孩倒也不错,只要能学会一技之长,婚姻之事也未必不可考虑。事已至此,我就给她回了一封能进能退、能伸能缩的信:
“……奉劝你再思而定,以免后悔无及。如坚持此行,望能自勉自励,尽快掌握一技之长,且能善待我父。至于我们的事,还是不打包票为好。前途,可能是黑暗的,但也并非没有光明。如果实在无缘,我权作多个妹妹,为兄届期必将为你添嫁……”
趁着“五 一”假日,我探了趟家。
当我到卫生院时,老父携郝女出诊未归,我只好闲坐静候。猛然间,有人在我肩头轻拍一掌,随即从背后传来清脆的女孩子的语音:“嗨,大学生回来了!”
我回身一看,是小李。小李,也是本所老医生带的女徒弟。人长得并不太丑,生性活泼,可惜有点猴气,坐无坐相,立无立姿,说起话来轻言狂语。还未等我回话,她又抢着开了腔:“你真行,到哪里拐来的漂亮媳妇?”
“别胡说,”我将脸一绷,不客气地教训她,“那是老爷子招的徒弟,怎么成了媳妇?”
她亮开嗓门,咯咯地笑起来,笑得连腰都弯了。而后,她还忘不了卖贫嘴:“诓谁呐,还说不是呢。要不,谁家来给刘大爷当徒弟?”
她越说越下坡。唯恐她再说出更不好听的来,我只好用不好听的来堵她的口:“你呢?你是来给谁家的孩子当媳妇?”
她一听这句,没词了,一边说着,一边溜走:“还老大哥呢,没有句好话……”
我不来还好,这一来,更麻烦了。本不是媳妇,却倒有口也难辩了。随它去吧!反正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自己清楚。
据老医生们讲,郝女来的时间虽然不长,却深受院里医务人员好评。她文静、勤快、尊敬老人,学习也刻苦,与小李是截然不同的两类女性。她待老爷子如父,衣服给他洗得干干净净,宿舍给他整理得整整齐齐。每到吃饭时,不用老爷子起身,饭菜已递到面前。老爷子很高兴,笑脸分外多,饮起小酒来,咂得格外响,走起路来,跨步也特别高远。他常对人夸郝女是个好闺女,人们也都夸他招了个好徒弟。这样以来,我倒喜上加喜,忧上添忧了。喜的是,老父已有人照料;忧的是,我越陷越深,深得已经难于自拔了。
人,是有感情的;感情,能打动人,改变人。即使那些无情之人,也往往会被有情打动。我即其一。说句坦诚话,我并不后悔此行。此行,点燃了我深藏的爱情火花,使我平静的心湖泛起涟漪,令我久久回味。信否,纯洁的初恋,是宝贵的,值得终生珍惜。它往往会令人:

时间老翁领不去,
半夜悄悄入梦来。

“五 一”归来,我投入紧张的学习,准备迎接期末考试。家里的事,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临近考试时,我突然接到家兄一封来信。信虽不甚长,措词却极严厉,话讲得很不客气。信中,曾有这样几句话:

……你大嫂是富农成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时我已三十岁,瘸着一条腿,好姑娘,谁家能跟我?你却不同,凭着响当当的大学生,又何必自己往套子里钻,让人家一辈子瞧不起。你的前途,想过没有?……

老哥春生,是三八年参军的老革命。他曾被日伪军俘获,差一点断送了性命(详见二章四回)。他也曾受过伤,是残废军人。他这人,对共产党极忠诚,对阶级路线看得极重。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很好。不可否认,他的来信,是出于诚心。然而,我们二人对某些问题的看法,却常统一不起来。我认为,他对阶级问题的看法,已经变得神经质,直接影响到正确地分析问题、处理问题。这在以前,是有先例的。我真担心,他又会心血来潮,在郝女的问题上,做出什么蠢事来。
世上的不少事情,往往会出现,不愿如所料,而又偏偏如所料的事来。正在我为此事担忧时,恰恰收到郝女一封信。打开信一看,信纸上泪痕斑斑。不用读信,我已经猜到问题的严重性。正如所料,老兄得知此事后,怒冲冲地赶到卫生院,公然向父亲宣称,决不准我与郝女的婚事成为现实。否则,他将宣布脱离兄弟关系。这个老兄啊,聪明一世,在这类事上,却总是糊涂一时。她已经是第三代富农子女了,她的父亲,能有资格做共产党的教师,她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做贫农儿子的媳妇呢?这叫什么公理?
郝女,是个极要强,极顾面子的女性,她受不了如此屈辱,一恼之下,离开卫生院,已经回到自己家中。她在信中哭诉说:
……我是一枚蝉龟,久埋地下,不见天日,想挖一个小洞,探出躯来舒一口气;我是一只喜雀,长空展翅,已经倦极,想寻一处绿枝歇歇翅。我本无意高攀,只想借你家老伯的浓荫,学会能够自立的一技之长。既然令兄有如此决绝的态度,我怎能厚着脸皮,干破坏你们和睦家庭的蠢事?我谁也不怪,只怪自己托生在一个富农家庭里。别了,你家老伯的慈祥笑脸;别了,你那渐渐深厚的挚情;别了,我那像肥皂泡一样美丽的梦……

她那信的字里中,好似颤动着两片苍白的樱唇;她那信的行间,犹如掩藏着一张凄惨的悲容;她那信的一个个标点,如同串串跌落的泪珠。酸、甜、苦、辣,尽流露在这寥寥数语之中。
郝女的信,写得有情、有义、有理、有节。我真没有想到,她竟是这样一个通情达理、好强自尊的女孩子。此时,我反而喜欢起她来,甘愿与她同受责难,勇结姻缘了。

共 685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凡人都有好奇心理,瘦叟老师的初恋,不能不读。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那个年代的爱情模式吧。读完怅然,人间多有 无奈情啊! 【清平人生】【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100402528】
1 楼 文友: 2010-04-25 14:48:2 感觉那个年代多注重门当户对,好象没有多少感情成分。呵呵,这是清平个人的感觉,老师见谅。 坚持下去,你肯定会成功。
2 楼 文友: 2010-04-25 15:15:25 谢谢清平编辑点评。
已投稿四日,如石沉大海,我也顺其自然,想不到让你给拣来了。
刘沂生,笔名瘦叟,现代传奇作家 。出版《犟牛本色》、《魏嵋传》、《古州传奇》、《碧血沃古州》、《衡王府史话》与诗集《草堂清韵》等六部著作。
 楼 文友: 2010-04-25 2 :18:51 初恋的幸福是苦涩的,如同青苹果青涩而美好,初恋的纠结是甜蜜的,那里有着纯粹的情感。刘前辈通达古今,满腹经纶,却也有着凡人的初恋情结,让人顿感亲切。无论是编辑还是评论我都有幸和刘老先生有文字之交。相信您绝不会认为我是有意而为之。并且短篇组各位老师都以编辑为己任,何况是给您,才高八斗的刘前辈做编呢。如上所言若还不能平息您被怠之忿,海棠这厢有礼了。{作揖}
4 楼 文友: 2010-04-26 05:27:18 “如上所言若还不能平息您被怠之忿,海棠这厢有礼了。{”
海棠,过于自责了。你们何曾呆?老朽何来忿?
编辑们都是义务工作者,每人都有一个家务摊子,何来那么多精力专注去给谁编辑文章?再者,老朽来江山,是与你们年轻人凑热闹,并不计较文章发早发迟,也不计较人们对我作的毁誉。有暇你来读读我文集中的《高朋满座乐融融》篇,江山的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恼羞成怒,来我的栏目里纠缠不休,对我极尽讽刺之能事,还没有引起我的忿呢。年轻人嘛,难免狂点。再者,如果为这么点芝麻小事就引以为忿,那还是我吗?
谢谢你推荐拙作《孝女冤》为绝品文。过几日刊发《史海揭秘:跪迎中山灵》,欢迎你来编辑,兴许还是值得你推荐的文章:内容丰富,立足点高,秘闻醒目。 刘沂生,笔名瘦叟,现代传奇作家 。出版《犟牛本色》、《魏嵋传》、《古州传奇》、《碧血沃古州》、《衡王府史话》与诗集《草堂清韵》等六部著作。
5 楼 文友: 2010-04-26 19:40:25 初恋总是难忘的,因感情的纯真而美好。很可惜这一段恋情没有结果,想文中女主人公回忆当年也必是遗憾的。
6 楼 文友: 2010-04-26 19:55:17 “想文中女主人公回忆当年也必是遗憾的”
欢迎冷月光临。应该是吧。 刘沂生,笔名瘦叟,现代传奇作家 。出版《犟牛本色》、《魏嵋传》、《古州传奇》、《碧血沃古州》、《衡王府史话》与诗集《草堂清韵》等六部著作。
7 楼 文友: 2010-04-28 17: 2:15 让人敬佩的女孩,自强、自尊、自爱的好女孩。怎能不遗憾啊!
8 楼 文友: 2010-04-29 07: 2:2 “让人敬佩的女孩,自强、自尊、自爱的好女孩。怎能不遗憾啊!”
谢谢玉清的赞誉。
欢迎常来作客。 刘沂生,笔名瘦叟,现代传奇作家 。出版《犟牛本色》、《魏嵋传》、《古州传奇》、《碧血沃古州》、《衡王府史话》与诗集《草堂清韵》等六部著作。小孩不消化口臭怎么办
小孩脾虚吃什么药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纸尿片哪些比较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黄冈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黄冈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许昌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许昌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许昌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许昌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许昌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有哪些眼科医院 许昌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外科医院 漯河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乌兰察布有哪些其他医院 三明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泉州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南平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龙岩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龙岩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龙岩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宁德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大同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长治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朔州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运城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忻州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忻州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忻州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酒泉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陇南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陇南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临夏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甘南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贵阳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林芝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澄迈有哪些小儿整形科医院 澄迈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澄迈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肝炎医院 果洛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果洛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渭南有哪些三乙医院 延安有哪些二级医院 南昌有哪些二甲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一丙医院 辽源有哪些三甲医院 辽源有哪些一丙医院 辽源有哪些其他医院 佛山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福建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潍坊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